老上海娱乐:全打垒球没有棒球队

1940年前后,在法租界海格路西段大胜胡同(这是解放前上海建造的九千多条弄堂中惟一一条以“胡同”取名的弄堂),有六七名圣约翰大学的学生自发组织起一支小型垒球队,课余经常在弄堂中练球。与此同时,在相距不远的静安寺路赫德路(今常德路)东首的金城别墅中,也有几名金科中学的学生经常在弄堂中练习垒球。这两拨大、中学生便自愿联合起来,组成球队,起名为Pandas(熊猫),常去练球的场所便是圣约翰大学苏州河东那片大操场,那里有足够的地方可供足球、排球、篮球和垒球同时练习。约大文商学院学生中又成立起另一支垒球队,起名为“鲨峰”,成为在校内与“熊猫”对垒的一支球队。

抗战胜利后,上海的垒球运动出现了个空前兴盛的局面,从大、中学校的校园推向了公众场所。在当时刚改名为“复兴中路”的原法租界辣斐德路的西段有一片体育场地,是一个沙地足球场加上周围的一些泥地,场地南边是一堵围墙,东首两扇大门边钉着块只有一尺多长的木牌,牌上用油漆写着“东华球场”四字。这里是各支垒球队进行比赛的地方。

由于当时的垒球球员和观众大都是在校大、中学生,因此东华球场的赛事都放在星期日进行。这样的赛事通常每月有一两次,在寒暑假期间会多些。观众的人数将视参加比赛的球队是否有名而定,一些谈不上“名气”的“杂牌”队,便主要靠双方队员的家人和亲友来捧场了。

几所教会女中也成立了垒球队,队员大都是校内的活跃人物,有的是“校花”,有的是上海有名的“富室千金”,有的是家庭舞会中受人争夺的舞伴,其中有的还一人兼具以上“身份”中的两种以上……她们出场比赛,除掉真正来看球赛的外,还有不少是她们的追求者。

1952年,上海市体育管理部门组织了一次全市大、中学校垒球联赛,二十多支参赛队分高校男队、中学男队和中学女队三个组别,比赛结果,获得冠军的分别是圣约翰大学、圣方济中学和中西女中的球队。

棒球的英文是baseball,这应该是个统称,是指用棒(base)击球和争夺垒位的球类项目。用棒球所击打的球有两种,一种是体积小而质地坚硬的,称为hardball(硬球);另一种则体积较大而质地较软,称为soft-ball(软球)。中国的体育界习惯把打硬球称为“棒球”,而把打软球称为“垒球”。

在棒球盛行的美国、日本等国家中,垒球是女性运动项目。由此可知,从上世纪30年代到50年代,上海所有的男子垒球从有名的熊猫和鲨峰队到无名的“杂牌军”,所打的球都是女子队所打的,即男打女球,且无一例外。

我有个在香港当律师的世侄参加了个“Harley Davidson Club”,一些Harley David-son牌摩托车的发烧友约定在每星期日上午到新界粉岭的一座山头上聚集,按照预定的路线翻山越岭,野游一番。

世侄告诉我,这个俱乐部的成员只有三十多人,全是男性,大都是三十岁到四十岁之间的专业人士,有医生、律师、建筑师、大学教师和金融机构中的高级职员等。敌不过世侄的一再邀请,在一个星期天上午起了个早,跟他去了那个聚会场所。世侄向他的同伴们介绍我是Uncle Sun,便是他小时候给他留下深刻印象的哈雷车手……世侄把他那辆92年型1200哈雷车让我来开。几分钟后,我便能完全操纵自如,就像当时我在上海街头驾驶同样牌子、同样马力的摩托车一样。

我是在1945年8月日本投降之后,上海开始恢复汽油供应时,就开了哈雷摩托车的。当时,许多在1941年“珍珠港事变”之后停驶的私用汽车重新开动起来,但都是旧日款式,最新的是1941年型的,更多的是30年代中期的车型。到第二年,美英两国当年的新车大批销向中国,美国的福特、别克、克雷斯勒、司蒂贝克等汽车公司和英国的奥斯汀、海尔门等公司,都在上海有规模不小的代理行。

英国有一家摩托车制造厂,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接受了陆军部的订货,制造一批军用摩托车,二战结束后,这批摩托成为战争剩余物资,便有商人把这批旧车全部以廉价买下,由货轮运送到上海,进行整修之后,换上新轮胎,再全部改漆成黑色,交给几家大的自行车行出售。虽是旧车,但质量挺好,价格也并不贵。投入市场之后,很快销售一空。

由于这批摩托车是单汽缸和单排汽管,因此引擎发动之后,发出的是“蓬蓬蓬”的响声,显得缓慢而沉重,就像来自远处的炮声。因此,这批摩托车便被上海人称为“大炮牌”。

紧随着大炮牌进入上海摩托车市场的是美国的哈雷牌和印第安人牌。两种都是进口开箱的1947年型新车,也同是大马力两轮摩托车。

在上海独家代理印第安人牌车的是当时中正中路(今延安中路)上的永海车行。这家车行的门面不大,规模和实力和代理哈雷车的同昌车行都无法相比。这家车行的老板是姓姚的兄弟俩,弟弟名叫姚德福,当时还不到三十岁,他自己便驾着一辆紫红和乳白两色相间的印第安人牌车经常在路上来回驰骋,这等于在做活动广告,而确实也有不少人被那种车的漂亮外型吸引了到那家车行去购买的。

我当时也是受到强烈吸引的一个。但父亲却不肯给我买这辆车,理由之一是价格太贵,太过奢侈;理由之二我才是个高中学生,体格不够强壮,不宜驾驶这么大马力的车,若是闯了祸那是非同小可。

经过几回“磋商”,父亲终于答应给我买一辆摩托车,但限定汽缸容量不能超过350CC。最后我在慕尔鸣路(今茂名北路)上的一家车行里买了一辆“大炮牌”。

那几年里,我每天开着车上学下学,又开到各处游玩兜风,去过苏州、常熟、无锡、杭州……总计行程也有好几万公里。

1952年,我将母亲1948年去香港时留给我的一部分钱买了辆哈雷摩托车,终于圆了我的哈雷之梦。这辆车我开了六年。到1956年时,由于私人用机动车的汽油供应重又受到严格限制,我的那辆车每月最多只能开上六七天,其余的日子都得搁置在那里了。

1958年,上海停发私用摩托车牌照。一年后,市公安局找上门来,说他们已征集到三辆各部分机件完好,仍能正常行驶的1200CC的哈雷摩托车,另从交通处的车辆登记资料中看到我也有这么一辆车尚未报废拆卖,因此上门找我征购,他们将把这四辆车统一改漆成白色后,用作迎送外国贵宾车队的开道车。

我前后有过四支猎枪,但我从没拿这些枪去打过猎。两支散弹枪带给我的乐趣只是在休息日带了枪骑上摩托车开到青沪公路旁的那座北干山旁,登上那座无人荒山,对着岩石或枯树打上几枪。

另两支小口径来复枪带给我的乐趣比散弹枪更大些,由于在发射时的声音不大,不至会惊扰邻居,于是在屋后的花园中竖个稻草和棉花制成的圆环靶子,白天有空时便在那里练习射击。1952年之前在上海的几家渔猎用具店中还有这种子弹出售,都是解放前从国外进口的原装货。

这样的爱好和花费也并非全无收获。1958年“”那阵,号召要在大学和高中学生中开展民兵训练,当时我在一所中学和一所师范学校中当政治教师,我的小口径运动步枪卧、跪、立三姿速射夺了个全区冠军,并且得到国家体委授予的“一级射手”资格。

其实,当时像我这样买了猎枪而并不打猎的是大有人在。我认识上海一家中型机器制造厂的老板,他没有时间也不喜欢到上海的远郊或外地去打猎,但却把收集猎枪作为自己最大的爱好。

上海解放初期,市公安局发布公告,限期收缴私人持有的各种猎枪(后膛火药枪除外)。以后他们把收缴来的猎枪分别处理,属于来复枪的留存在市公安局,各种口径和规格的滑膛散弹枪经登记存案后全部发还,由市公安局治安处发给保管执照。自行保管的猎枪不得私自出售或毁坏,若要出售,必须送到由市公安局指定的有关商店寄售。经办人员同时给每人发了一份指定商店的名单。这份名单上有三家商店:

第一家是开设在淮海中路、重庆路口的淮海路国营旧货商店(简称“淮国旧”),从上世纪50年代初期起发展成为全市最大的买卖和寄售旧货的商店。

第二家是连长记体育器具商店。这家店底层有一长排柜台出售弓箭、和猎枪,全都是进口货。解放后,猎枪不再进口,连长记除卖掉剩下的新枪以外,也被市公安局列为寄售旧货猎枪的商店,当然买和卖都要凭公安部门的证明。

1949年之前,在当时被称为林森中路的淮海中路上共有四家的店家。上海解放初期,这些猎枪店都还开着,但按照军管会规定,禁止出售可用作狙击武器的大口径来复枪。到1950年之后,随着西方国家侨民相继离开上海,淮海路上的渔猎用具店便只剩下了友乐宾渔猎用具店一家。虽然那里的生意也很清淡,主要是靠售卖渔具维持开支,可也支撑到1956年工商业全面进行社会主义改造后,才从淮海路上消失。

专营猎枪的商店在上海绝迹了,但“淮国旧”中寄售旧货猎枪的柜台却还存在,而且由于成了独家经营,便不时会有非常珍贵而稀见的滑膛散弹枪在那里露面。我曾在那里看到一支人家送来寄售的十分名贵的猎枪。柜台里那位老营业员是个内行,他鼓动我买下这支猎枪。他说,他和各种旧猎枪前后打了近三十年交道,像这样名贵的猎枪只见过几支。“要是放在以前,这样一支枪就算拍卖,也至少要十根大条子,现在这价钱真可以算是十分便宜了。”

他说的“便宜价钱”是三千元人民币,等于我近四年的工资。几个月后,我再到“淮国旧”去时,听那位老营业员说,那支猎枪被买走了,买主是一个中年汉,操山东口音,穿着讲究,气宇轩昂。他由在上海的朋友陪同来看了两回,到第三回才带了一大包钱来买下这支枪。陪同来的朋友说那位买主是作家,平生最大的爱好是进山打猎。我猜测到那位买主有可能是当时一本畅销的抗日战争题材长篇小说的作者。当时出版业中尚未取消版税制度,因此那本小说给他带来了丰厚的收入。

1966年7月21日,上海市公安局治安处向全市所有领有持枪证的市民发出通知,限三天内把保管的猎枪交到市局治安处。此时“”已进行一个多月了,但上海的“”才出现不久,打、砸、抢、抄还未全面展开。这无疑是市公安局的一个明智之举。

财联社10月10日电,俄罗斯总统普京表示,俄罗斯不被允许加入北溪管道爆炸事件的调查。

学者:俄乌冲突进一步扩大化 接下来可能变成两条战线岁马哈蒂尔宣布再次参选:我竞选是要成为人民代表

学者:俄乌冲突进一步扩大化 接下来可能变成两条战线岁马哈蒂尔宣布再次参选:我竞选是要成为人民代表

郑东新区成为首批“全国软式棒垒球实验基地” 规模最大(组图)

(原标题:郑东新区成为首批“全国软式棒垒球实验基地” 规模最大(组图))

今年世界垒球日垒球项目宣传推广庆祝活动以“快乐垒球,智慧人生”为主题,主要展示垒球项目的魅力,进一步推进垒球运动走进大中小学校园,让更多的校园因为垒球充满快乐,让更多的青少年通过垒球游戏增长智慧。

为什么郑东新区会成为此次垒球推广活动的主会场之一?大河网()记者了解到,2012年4月,郑东新区成为首批“全国软式棒垒球实验基地”。至今,郑东新区软式棒垒球基地已拥有26所软式棒垒球实验校,成为全国规模最大、参与人数最多的实验基地。而软式棒垒球也已走进郑东新区4万多名学生的体育课堂和课余生活,成为该区学校教育特色建设中的品牌项目。

软式垒球,英文名称为“Tee-ball”,原来是为推广棒垒球而设计,与棒垒球的性质相似,其竞争性和趣味性都可以和正规棒垒球相媲美。由于软式棒垒球比赛规则简单、场地条件要求低、可参与人数多,而且球和击球棒都是软的,安全性比较好,非常适合在校园内开展。在美国、日本等发达国家,该项目已成为孩子们再是对以前必须练习和掌握的运动项目。

font-family:Calibri;mso-bidi-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font-size:12.0000pt;mso-font-kerning:1.0000pt;>

座谈会上,河南省委政研室社会处处长杜焕来、河南省人民政府发展研究中心科研处副长白玉、河南省社会科学院副研究员殷辂、河南省委党校教授康来云、郑州大学文学院副教授辛雅敏、河南大学省重点社科研究基地副主任高建华、河南农业大学法律系主任杨红朝、河南师范大学、河南理工大学省重点社科研究基地副主任孟轲、河南财经政法大学社会学系副教授陈伟涛、河南财经政法大学社会学系副教授徐贵宏做了主题发言。河南工业大学、华北水利水电大学、郑州轻工业学院、中原工学院、郑州航空工业管理学院、安阳师范学院、河南科技学院、河南工程学院、新乡学院、河南省警察学院的相关专家也出席了座谈会。

“脱胎”于棒球的垒球运动

同美国三大运动之一的棒球相比,垒球所需的场地小、球体大、球速慢(因为垒球运动的规则规定在抛球过程中,手必须要在肩下)。由于以上诸多优点,垒球运动很快风靡美国各地。

垒球运动分为两种——快速垒球和慢速垒球。随着二次世界大战中美国势力的扩张,垒球运动在全世界得到了推广。此后,垒球逐渐成为女子运动。1950年,垒球项目也从大众游戏转变成为竞技体育项目。澳大利亚早在1947年就举办了第一届全国女子垒球锦标赛。这次比赛后,快速垒球很快成为了垒球运动的主流。第二届女子垒球世锦赛举行于1970年。此后,每隔四年,便分别举办一次男子、女子、青年垒球世锦赛。时至今日,在垒球运动产生百年之后,垒球仍然是全美最受欢迎的运动之一。

垒球运动发展初期,包括四名游击手,每方有十名上场队员。慢速垒球又被称为kittenball和mushball,由于慢速垒球的规则要求投手掷出的球必须要有一弧线,从而有效的限制了球速,使得比赛的比分通常很高。与此相反,快速垒球则是低分投手的竞争,比赛中也只有九名上场队员。

不过奥运会的垒球运动可不比职业棒球运动差多少,亚特兰大奥运会上,曾有投手投出了时速高达118公里的球。由于垒球的投手与击球手之间只有12.2米的距离,棒球为18.4米,一般棒球投手的球速为每小时160公里,所以对于垒球选手来说,其反应能力不比棒球选手差多少。

此外,在英文中名为“软球”的垒球其球体实际上与棒球同样坚硬。两种球的唯一不同之处在于,垒球体的周长为30.4厘米,棒球体的周长为22.8厘米。张鹏J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