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是我们最好的伙伴

从十三四岁的豆蔻年华,到五十而知天命,在贵阳,有这么一群女子,演绎着一场延续38年的足球故事。

1984年的某天,从她们手牵手踏上绿茵场开始,关于她们和关于足球的故事就一直没有落幕。

近40年的光阴岁月平静而又平常,无关任何传奇或者辉煌,只是关于足球、关于比赛、关于友谊,关于因足球而延续到生活中的点点滴滴。

传球、突破、配合、射门……绿茵场上的奔跑,是她们最美丽的姿态,小小的一粒足球,拉长的是她们人生的轨迹和影像。

人生中,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竞技场,因为热爱,因为坚守,站在这个场地上,她们自己就是C位和主角。

足球是照进她们生活中的一缕阳光,不需要多么灿烂和炙热,但足以支撑她们一路怀揣梦想和温暖走到今天。足球不仅仅是男儿们打拼的竞技场,集足球的阳刚与女性的柔美在球场上,也许更显她们的力量和芳华。赢球了,她们会以胜利者的姿态呐喊和狂喜;输球了,她们会伤心失望甚至落泪……踢球的人虽然因激烈的拼抢难免会受伤,但喜欢足球的人不会在意那一点点伤痛,这样的性格带入了生活中,她们就会活得比一般人洒脱一点也更坚毅一点。

一起训练、一起比赛、一起面对输赢,从队友到挚友到姐妹,这是她们在足球场上最大的收获。赢球不是一个人的事,所以,胜利的喜悦要学会分享,更重要的是输球也并非一个人的事,所以,她们学会担当,整支队伍都要分担,风雨同舟。

“梦想没有终点,心中有足球,脚下有方向。”少年时期因足球相识,年老了也喜欢聚在球场。这几十年,足球带给她们的快乐,大部分是在球场之下,从青葱少年,到风华正茂,再到知天命之年,这一群可爱有趣的足球老姐妹,也会叽叽喳喳讨论生活琐事,几十年大家能依旧聚集在这绿茵场上,续写她们和她们与足球的故事,这也许就是她们的初心和理想。

人生没法重来,但梦会延续,记忆虽已随着时间长河变得斑驳,但对于足球的挚爱却丝毫未减。

“这么多年来,偶尔也有疲惫和离开的想法,但是转念一想,除了足球,还能做什么呢?所以,就还是在这个领域持续拼搏吧!”。

退役后,她们中的大多数投身于青少年足球教练工作。如今,她们带领的学生,也参加全国各大小赛事,拿到众多奖项。而她们的足球梦,也交给了这些小小球员们来实现。

看着足球运动越来越普及,看着贵州女足变得越来越好,越来越多的孩子喜欢足球这项运动,她们对自己的工作也变得越来越有信心了。假以时日,贵州女足将站上更高的舞台,谱写她们的故事,续写她们共同的梦想和篇章。

3月5日下午,贵阳高新长岭球场开展了一场别开生面的足球友谊赛,“60后”“70后”“80后”“90后”“00后”的贵州女球员齐聚球场,展现贵州女足力量。

贵州最早的女子足球队成立于1985年,“根据地”在六广门体育场,从那时起,女子足球开始在贵州生根发芽。今年的“三八”妇女节,我们邀请了8位具有代表性的女足球员,讲述影响一代贵州女性的足球故事。

51岁的郑果一头利落短发,时尚、漂亮,长期跑步,令她的身材保持得很好。1983年,12岁的她进入贵阳市体育运动学校开始踢足球,1985年考进贵州省体育运动学校女子足球队。

她印象特别深的是,当年六广门足球场跑道铺设的是黑色沙子,现在她腿上还有一处伤里有沙子,因踢球摔倒陷在肉里没有取出来。

2021年6月7日,第十四届全国运动会群众比赛足球项目五人制女子乙组(老将组)决赛在兴义体育中心举行。贵州16名老将组队参加,郑果就是其中一员。

她用“苦”字形容这场比赛,年龄带来的运动能力衰退无可避免。不禁感叹时过境迁,34年前,风华正茂的她第一次作为贵州女足的一员参加第六届全运会,那时候好不风光。

讲到这里时,郑果回想起了少时训练的一件趣事。当年,女子足球队吃、住、练都在六广门,教练经常带着队员们去黔灵山公园训练,跑弘福寺,从山下跑上去,跑下来,再跑上去,至少两趟,跑到喘不上气,喉咙大口呼吸,俗称“扯风箱”。

这几十年,足球带给郑果的快乐,大部分是在球场之下,一群可爱有趣的足球姐妹,叽叽喳喳讨论生活琐事,少年时因足球相识,年老了也喜欢聚在球场。

“和她们在比赛中成为姐妹,生活中成为挚友,这是我在足球场上最大的收获。”自年轻时离开赛场后,郑果就很少踢球,在球场上也不太“敢”踢。

在体校踢球的那几年,练得太狠,身上留下一些伤痛,郑果左手以前“骨裂”过,右手胳膊习惯性脱臼,年纪大了,害怕受伤。尽管如此,几位姐妹一有比赛邀约,她也会以“凑人头”方式参加。

姐妹们为了鼓励她多去球场踢球,还给她冠上了贵州女足“最佳射手”称号,并常常以此打趣。

卢莉6岁起开始练田径,在哥哥的带动下开始踢足球,13岁考进贵州省体育运动学校女子足球队,成为贵州女足历史上最老的一批球员之一。

过去三十多年,做过半职业运动员、体育教师,现今已年过50的卢莉,依然保持每年至少一到两场足球比赛的频率。

“当时,贵州没有女子足球的专业队伍,但凡有全国性的比赛时,我们就代表贵州队去参赛。组队后参加了很多全国比赛,从1985年直到1988年底撤队,期间持续不断在全国打比赛。”

2月6日,在女足亚洲杯决赛中,中国队在0-2落后的局面下,追回并反超比分,最终3-2战胜韩国队。

为了准备比赛,她可以每天跑步六公里;可以周末乘着高铁到贵阳训练;可以囤着年假用来外出参赛;可以下班后一个人练球。

“没有什么能阻止我踢足球。” 卢莉对记者十分自信地说道:“做好充分的赛前训练,调整状态,我踢全场都没有问题。”防守时,打盯人中卫,进攻时,打组织前卫,她对足球的热情依然如同三十多年前的少女,永不放弃。

“足球运动员就要永不服输。”除了足球以外,在田径、气排球等其他运动上,卢莉也是一个不服输的人。2019年,单位举办运动会,卢莉和二十多岁的年轻女孩们比赛跑100米,拿了第三名。

“如果不是头天打了气排球比赛,说不定能拿冠军。”这正是贵州女足的内在精神。

1988年女子足球队撤队后,卢莉和队友分道扬镳,她读书学习,做过4年体育教师,后转行公务员。但足球却一直伴随左右,从未与她分离。

3月5日下午5点左右,一场贵州女足元老对战贵州新生代女足(弟子)的比赛在贵阳市观山湖区一处足球训练基地拉开帷幕。

一位身材娇小的女足元老动作十分敏捷,起跑、盘带、转身射门,一系列动作一气呵成,让人忍不住在场边呼喊加油。

从场上下来后,詹霞额头上渗出了许多汗水,对于自己在场上的表现,詹霞笑言:“2022年的第一场球,踢得格外舒心,是和姐妹们聚在一起,对手是新生代的小朋友,这些都是姐妹们带的弟子,很多比自己孩子的年龄还小很多,不一样的感觉,刚才踢进了一个球,有点小激动,不过真的得多加强锻炼,体力快跟不上了。”

聊起自己和足球的故事,詹霞用奇妙的缘分来描述:“当时我才十三四岁,踢了一次足球就爱上了,跑得很快的时候,就像在追风一样,这种感觉很美妙,让我享受,当时不顾母亲坚决反对,铁了心要踢足球,而且一发不可收拾,仿佛找到了生活的方向一样。”

虽然身材娇小,但是詹霞在爆发力和速度上却可以秒杀同龄人,加上对足球的酷爱,在技术上她加以钻研,常常能够以巧取胜,随着训练和比赛的历练,詹霞逐渐成了一名出色的前锋。

“踢足球并不只是体力的比拼,更多的是脑力的较量,我在身高上不占优势,在其他方面就要多付出,训练上很拼,那时的训练环境不像现在这么好,苦中作乐成了我青春岁月里最难忘的记忆之一。”詹霞回忆道。

1986年,18岁的詹霞开始在兴黔足球学校和贵阳市业余体校从事幼儿足球和女子足球教练,和同龄人相比,詹霞从事足球教练算是年龄最小的一个,当时的训练情况就是大朋友带着一群小朋友玩,主要是培养孩子们的兴趣。

“当时根本不愁生源,报名参加的孩子们很多,幼儿足球这一块基本上都是4—6岁的孩子,好多都喜欢喊我‘妈妈’,我用孩子们喜欢的方式带他们了解足球运动,当年贵州进入职业联赛的运动员几乎都在兴黔足球学校训练过。”说起这段幼儿足球教练的经历时,詹霞满脸自豪。

多年的足球教练经验,让詹霞对于足球教练有了思考:“在从事教练工作中,不仅要传递运动技能,更多要传递精神和热爱,这就是团结协作、智慧勇敢、进取突破,在孩子们一生的成长中,教练给予的能量是潜在的,是慢慢孕育生长的,我希望孩子们因热爱而努力,因梦想而追随。”

2008年,从事足球教练22年的詹霞因为一个偶然的机会,接触到了大健康产业,彼时40岁的詹霞因为颈椎、肩颈问题选择了一边照顾家庭一边在健康领域创业。

对于足球,詹霞直言仍然割舍不开,这些年来和足球姐妹们的聚会、踢球都没断过。詹霞还透露,丈夫和孩子也都从事体育行业,就连现在3岁的孙子也开始接触攀岩,不管是足球还是后面的大健康,都会将自己的热爱一直传递下去。

三十多年前,作为贵州女足首任队长的她,带领着队伍走上全国舞台,与亚洲足球名人堂球员孙雯同台竞技。现在,她带领着一群青春年华的贵州女孩,继续谱写着贵州女足的故事。

“老实说,我的足球生涯是有遗憾的,在我最好的年纪失去了追梦的平台,我的队友到了各行各业,而我死磕着足球走到了现在。”谈起女足生涯,杨燕笑着叹道。早在1989年,20来岁的杨燕便挂靴离开了赛场。

2021年,退役三十多年的杨燕和队友一起组建了一支全新的球队,这支平均年龄50岁的队伍,代表贵州进军全国比赛,参加了第十四届全国运动会老将组乙组比赛,宝刀未老的他们与三十几岁的“年轻人”同台竞技,最后取得了决赛第六名的好成绩。

贵州的第一支女子足球队成立于1985年。杨燕从省体校田径专业被选入了女子足球队,不过这次尝试,她便逐渐被足球的魅力深深折服。

“田径项目的训练是很枯燥的,我第一次接触足球,就感觉这运动还挺好玩,后来便一发不可收拾了。”杨燕说。后来她被选为贵州第一支女子足球队的队长,并且参加了1987年的全国运动会。

在其他队伍看来,贵州的这支女足队就是散兵游勇,由许多非足球专业的运动员拼凑而来,难免会被轻视。在这样的环境下,杨燕他们没有因此丧气,反而拼得更凶,很快就赢得了一个个对手的尊重。一路过关斩将,杀到了附加赛,在附加赛上对上了后来中国女足队长孙雯所带领的上海队,90分钟的比赛踢成了1比1平局。那时,贵州这支女足队伍的平均年龄仅有16.5岁。

“我们这一代的贵州女足运动员是靠着热爱,与足球一路走到现在。即使或多或少都因踢球有了伤病,足球依然是我们最好的伙伴,也因为足球这个伙伴的存在,如今几十年后的我们才能依旧聚集在这绿茵场上,续写我们的故事。”谈起足球,杨燕总是一副兴致盎然的模样。

杨燕现在投入了足球青训这项事业,用她的话来说,她是和孩子们一起在球场上追梦。

她下乡支教时,在贵阳图云关发掘了一群孩子,他们没有一块好的场地踢球,但对于足球的热情却十分强烈,特别是上过她的足球课后,校园里随处可见孩子们对着墙练球的身影。这样的条件下,这群女孩却在第一次参加足球比赛时,在其他23支队伍都是男生的情况下取得了第三名的好成绩,这让杨燕想到了当年的贵州女足。

“我从这些孩子的身上看到了足球的希望,从此执教这支队伍便成了我工作的一大要务。”

如今,她带领的这支女足队伍取得了贵州省足协杯冠军和贵州省足球锦标赛亚军,队伍里有6人取得了国家一级运动员、12人取得了国家二级运动员的等级证书,许多孩子的人生因足球有了更多选择。

关于贵州女足,杨燕说:“人生没法重来,但梦会延续。看着贵州女足变得越来越好,越来越多的孩子喜欢足球这项运动,我对自己的工作也变得越来越有信心了。我相信,假以时日,贵州女足将站上更高的舞台,谱写她们的故事,续写我们共同的梦想篇章。”

从小就喜欢运动,接触了许多运动项目,如击剑、中长跑、足球等,但除了足球外都是个人项目,只有足球需要团队协作。可能比较喜欢大家一起向着共同目标奋进,也可能是比较喜欢团队的配合与对抗,在她看来,足球能带给她的荣誉感和愉悦感是其他运动难以比拟的。她是一名高校老师,也是学校女子足球队的教练,她叫许雪竹。

许雪竹与足球的缘起要追溯到七八岁时,在少年宫学完舞蹈的她,在妈妈的陪同下来到六广门体育场,等弟弟练完足球一起回家,她便在一旁默默眺望着场上。

看着大家自由自在地奔跑,许雪竹想到自己练舞蹈时只能关在小房子里,不禁羡慕起来。

“我第一次看到别人踢球,就觉得这项运动比跳舞有意思多了,只是没想到这个念想就让我在足球路上走过了二十多个春秋。”许雪竹说。

随着青春期的到来,男女生身体素质差距不断拉大,与男生一起训练的许雪竹也渐渐感觉吃力起来。很长一段时间,坐在替补席上的她,对赛场首发的向往望眼欲穿,但即使付出数倍的努力也很难与主力的男孩子比肩,这让许雪竹感觉力不从心。

后来,正在贵州师范大学读书的许雪竹,以队长的身份带领着队伍走上了全国大学生足球联赛的舞台。因为报名的失误,他们进入了专业组,将与许多现役职业球员同台竞技。

“我们只有4个队员是通过足球特长招进来的,其他队员并没有太好的基础。在对阵上海同济大学时,巨大的实力差距导致我们被对手进了将近20个球,可以说是有生以来输球最多的一次,带着队长袖标的我当时在场上觉得是一种煎熬,那场比赛后,过了近两个月我才对这件事逐渐释怀。”

“如今我成了一名高校老师,带领着学校的女足队,学生与教练对足球的理解是有差距的,每次在场边看队员踢球,都会想帮他们解决赛场上的问题,想让他们理解我的意图。但这不是一朝一夕的工作,所以,我学会了心平气和地去对待,对队员我也以鼓励为主。”

第二件事,让许雪竹明白,赢球不是一个人的事,所以,胜利的喜悦要学会分享,更重要的是输球也并非一个人的事,所以,要学会担当,整支队伍都要分担,风雨同舟。

“足球是一项阳光的运动,踢球的人虽然踢球时难免会受伤,但喜欢足球的人不会在意那一点点伤痛,这样的性格带入了生活中,我们就会活得比一般人洒脱一点也坚毅一点。”许雪竹这样对足球总结道。

在3月5日下午贵州女足元老对战贵州新生代女足(弟子)的比赛中,一位打右边后卫的队员,戴着白色棒球帽,长长的“羊毛卷”扎起来,平添了几分时尚,这样的外形和装扮可以想象,年轻时的张鸿应该是球队女神级别的选手。

一场一个半小时的球赛,张鸿防守、拼抢、进球一点都不耽搁,体力上的优势非常明显。对于51岁的她来说,虽然已经大半年没踢球,但是在场上却稍显轻松,这是因为除了足球外,她还是一名多项运动爱好者,并且长期坚持锻炼。

足球、排球、羽毛球,核心力量、腰腹锻炼等,聊起体育运动,张鸿说自己从小就喜爱各类体育运动,第一个接触的其实并不是足球,十二三岁的她就有1.62米,这也让她成了排球队争相抢夺的“香饽饽”。

1985年,张鸿考入贵州省体育运动学校(以下简称省体校),进入了学校足球队。说起在省体校的足球训练,张鸿直言太辛苦:“我记得很清楚,当时训练的时候要去跑黔灵湖,要经过黔灵洞,跑一圈就是2公里,要跑10圈,整整20公里,经过黔灵洞的时候除了呼吸声和跑步声,没有任何人会说话,沉默,咬牙,这个场景太难忘了。”

凭借良好的身体素质、快捷的速度,张鸿在省体校足球队成了边后位的主力选手之一,在后来的一次比赛中对战上海队时,让张鸿记忆犹新的是自己在中场左脚临空踢进一个球:“太开心了,第一次球队去到这么远的地方打比赛,踢进球的那种感觉太棒了!”

在省体校的4年,训练、比赛带来的快乐和满足让张鸿深刻感受到了足球的魅力:“训练是真的很累,但是练完了很开心,足球带给我的不仅仅是运动,还有团队友谊,以及拼搏进取精神,很多当时我自己可能都没有意识到的东西,这给我今后的体育教师之路打下了良好基础。”

当然,学生时代的张鸿也会有非常期待的事情:“省体校每个月会发代金券,我们就盼着,因为用代金券可以在学校买巧克力、水果罐头等好吃的。”

1989年从省体校毕业后,张鸿进入了贵阳市一所小学从事体育教师至今。工作伊始,张鸿也都是按照教练当时教授的训练方法去教学,后来,逐渐摸索形成了自己的教学模式,不过核心也都传承了当时教练的理念,张鸿教学最重要的一点是让孩子们身心愉悦,并且培养团队协作意识。

这些年张鸿从来没有停止过锻炼,不仅和姐妹们聚会、踢足球,还经常打羽毛球、做核心力量,51岁的她看起来皮肤紧致、身材有型,张鸿直言:“我喜欢体育运动,不过足球影响了青春期的我,也让我受益一生。”

“第一次接触到足球运动,还是在小学时。”回忆起多年前第一次与足球相遇的际遇,贵州圣凯莱足球俱乐部的教练周蓉说。

因为父母长期在外工作,被奶奶带大的周蓉从小就比较“野”,性格活泼、外向,也比较喜欢挑战一般女孩子不会接触的运动。

课余时间总是看见一帮男孩子在操场踢足球,周蓉便加入了他们,成了当时校园足球场上唯一的“女将”,这一踢,便是近40年。

“可能因为从小就比较‘费’的原因,我体力一直都比别的女生好很多,精力也旺盛,从来不会逊色于别的男同学。”周蓉告诉记者,“说起来,我后来能够进入贵州省女子足球队,还是因为一次颇为偶然的机会呢!”

1984年,周蓉就读的初中正在选拔学生,代表贵阳市参加贵州省“三好杯”比赛,还在上初一的周蓉出于好奇在旁观看,老师看她如此专注,便让她跳远试试,没想到年纪轻轻的她竟跳出了2米多远,当即,她便被校园足球队的教练选中,推荐加入了校队,生活轨迹也由此改变。

“而又因为这次‘三好杯’的比赛机会,我自己被贵州省体育运动学校的教练选中,加入了贵州省第一支女子足球队。当时我们学校就3名学生被选拔上了,我也没想到我能是其中一个!”周蓉说。

加入省队以后,每周除了两天的文化课时间,就是辛苦的体能训练。除了日常的足球技能训练,每周五还要绕着黔灵湖跑20公里,体力不好的先跑,体力好的后跑,跑得最慢的学生还会被惩罚——加跑一圈。每周只有周日才能休息,休息时间只想在寝室睡上一整天。

“当时,在省队比在自己家里伙食可好太多啦,每天都有面包、牛奶、鸡蛋、肉类等,每天都能吃得饱饱的,所以,好像也没有想家这个概念。”周蓉回忆起当时的情形,笑着说道。

第一次参加全运会的时候,周蓉刚满15岁。一上场就直接跟上海、四川、新疆等队伍展开对战。

“印象最深的是,当时我们是以少年队对战成年队,那时新疆的队员都好高,我们互相询问对方的年龄,都感到诧异。但是因为年纪小,日常训练教练也比较严格,加上我们也长期与男足对战,所以,也丝毫没有感到畏惧。”周蓉说。

其实,当时踢下来成绩并不差,但是,由于种种原因,周蓉所在的这支队伍再也没有了这样的参赛机会。

到后来,周蓉毕业了,当了几年体育老师后,便停止了在足球运动行业的发展,东奔西走去了许多别的行业拼搏,直到2015年。

“因为闲时也依然保持着踢球这个兴趣,所以,与众多足球女将的联系也并未断开。后来因为孩子的原因,我又回到了贵阳。孩子上小学一年级的时候,我将他送到了当时的队友,也是现在贵阳市未来之星足球俱乐部的总经理易兰老师那里学习,渐渐地,我也从偶尔帮忙代课,变成了专业的足球教练员。”周蓉说。

如今,周蓉早已拿到了D级教练的执照,与当时贵州省女子足球队的队长杨燕老师一起,专注女子足球青训行业,带领贵州女足走向更高更远的舞台。

“从2016年开始,我都会与杨燕老师一起,参加中国足协主办的中华长寿杯足球赛。去年,我们还代表贵州省参加了第十四届全运会群众组女子足球比赛,并拿到了第六名的好成绩,也算是弥补了多年的遗憾。”周蓉说。

周蓉凭着自身对于足球的强烈热爱,坚守着心中这片净土,让学员代替自己,实现未完成的梦想。她坚信,这一天的到来不会等得太久。

“在与足球并行的近40年时光里,我从未停歇过脚步。”前贵州省女子足球队队员,贵阳市未来之星足球俱乐部总经理易兰如是说。

1987年第六届全运会,女足项目首次被列入正式项目,易兰与几名队友一起,代表贵州队出征全运会,她的足球梦想,也从此启航。

从小就热爱足球运动,顶着家长、老师们反对的声音,易兰凭着自身不服输的倔劲儿咬牙坚持了下来。从各种不被认可,到初中加入当时小有名气的“四中足球队”,到进入贵州省体育运动学校,再到通过选拔加入贵州省第一支女子足球队,易兰一直用实力证明自己,身边阻挠的声音也因此渐渐平息下来。

“当时去参加全运会,其实我的印象并不深了。就只记得是在吉林省延吉市,因为第一次去北方,就只感觉昼夜时长跟我们相差太大了,训练完天都黑了,以为已经很晚了,却只是七八点。早上天亮醒来以为错过了训练时间,结果还是四五点。”易兰笑道。

这次比赛,是易兰作为贵州省第一支女子足球队参加的首次大型赛事,她没料到的是,竟也是最后一次。

赛事结束没多久,当易兰与队友们还在为成绩并不难看而兴奋时,便收到了一个“重磅”消息——贵州省决定砍掉“三大球”。

“那段记忆其实我的印象已经不深了,就断断续续记得我们后来都转到了师资班,有的人变成了体育老师,有的人离开了这个领域去往别的行业发展。”易兰说。

“退役以后,我便投身于青少年足球教练工作。刚开始在贵阳市六广门体育场青少年体育俱乐部从事幼儿足球训练工作,后来成立了自己的俱乐部,与众多足球热爱者们一起,为这个领域贡献自己的力量。”易兰告诉记者。

如今,易兰早已拿到国家C级足球教练员资格,执教时间也长达27年。她带领的学生,参加了全国各大小赛事,拿到众多奖项。而她的足球梦,也交给了这些学员们来实现。

“其实,这么多年来,我偶尔也有疲惫的时候。但是转念一想,除了足球,我还能做什么呢?”易兰调侃道,“所以,就还是在这个领域持续拼搏吧!”

去年,贵州女子足球队再次组队征战全运会。时隔34年,也再次让大家看到了贵州女足的希望。

近年来,各种政策的推动,让中国女足发展前景持续向好,而亚洲杯女足的夺冠更是让中国女足重拾信心。除了场上那些耀眼的足球明星,场下这群凝心聚力助力女足发展的幕后人也必不可少。正是她们这“永不言弃”“天生要强”的精神,才让更多的人看到无限可能。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