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本压力 太大会籍市场 太乱

经常在全国各地打球的王先生一直很纳闷,他带着朋友在多个自己是会员的球场打球,想着应该都能享受会员嘉宾价,但每次遇到的情况总是花样各异一会要会员亲自带领才能打球,一会又很随意,一会又有另外的条款

或许这样的郁闷,不仅发生在王先生身上,一些国外球手也反映,很好的高尔夫会员制,在国内就变成“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的故事。“这跟中国高尔夫球场的经营模式有很大的关系。”一位高尔夫营销专家一针见血地指出,“国内部分高尔夫球场在混合经营的模式之下,片面追求短期效应,导致会籍名目繁多,也就造成了会籍市场的混乱。”随着高尔夫在中国发展的不断深入,越来越多的高尔夫形态出现在大家的面前回归“本位”的态势也让这项运动在中国展现出了不同的魅力。

高尔夫进入云南,也经历了一个从混乱到相对有序的阶段,或许高尔夫会员政策就是最好的缩影。简单举例,在国外,高尔夫普及程度高,所以球手花极少的费用就能打球吗,这也让一些私人球场的会籍充满了投资价值。相比之下,国内的高尔夫球手似乎就没有这么幸运了。“我们是一些球场的会员,但有时候却连场都订不到。”“去年花高价买的会籍,今年还没过完就缩水了一半。”类似的抱怨,屡见不鲜。

众所周知,国外的高尔夫球场基本上是两种经营模式。一是私人球场,对会员的认证要求严格、价格也非常高、同时会籍数量也很有限,具有较高的投资价值;另一种是公众球场,来打球的球手都算是会员,价格也较为便宜。而国内的高尔夫球场在引进之初就被赋予了贵族化的特征,往往建有高档的会所、高档的别墅酒店等休闲项目,几乎所有的球场在建设期就担负了相当高的成本压力。

国内高尔夫的市场环境并没有达到国外高尔夫普及的程度,这使得绝大部分球场都面临着高经营成本压力的困境:如果以私人球场的经营模式来操作,很难在短时间内收回投资成本,这肯定是投资商不愿意看到的;如果以公众球场的模式来经营,在国内普及化不高的市场状况之下,同样面临着经营亏损的问题。为了摆脱这样的矛盾境地,部分球场开始在这两种模式之间进行探索。

为了缓解运作的高成本,充分使用球场资源,赚取短期利益,国内一些高尔夫球场既发售终身会籍的会员证,又不放弃接待散客所带来的收入。如此操作,问题也接踵而来。

据高尔夫业内人士张先生回忆,云南高尔夫发展初期,少数球会就曾实行过一个会员可以一次带七个嘉宾到球场打球的政策,通过这个便利,有的甚至还通过购买会员证来带旅行团到球场打球,从而赚取打球费用。“这种情况一直延续了几年,直到最近几年才改变了。”张先生表示,这种方式对于球会会员而言并没有得到更多权益上的保障。

“云南高尔夫发展初期,之所以会出现一个会员可以带七个嘉宾的情况,是因为当时的市场有这个需要,但持续的时间很短,大概2-3年时间。随着高尔夫在云南不断地发展,会员政策也逐渐健全起来。”曾经在那个时候,购买了会员证且带人下场打过球的杨先生对记者说,以滇高为例,一张会员卡40-50万元,而一场球会员嘉宾价是850元/场,要带多少场才能赚回本钱,在那个短暂政策的时期内不会有人专门为了带小型团而购买一张会员卡,倒是有买了会员卡顺便做起了“买卖”的人,但也很少。而如今,这已经是不可能的了1个会员只能带3个嘉宾就是最好的佐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